葵子喜欢柚子

正在百合系驾校学开挖掘机
喜欢车万/棋魂/eva/小圆
最近突然沉迷yuzu
来和我玩嘛

【辅贤】【四时之景】冬晨

AU,两个人二十几岁的时候。

私设一堆。

就是个甜饼,原作的未来设定——完全没管呢!

不要贤京——不要贤京——

(关于京妹子,这里萌着一对看起来连上我也只有两个人在萌的百合CP

quq)


春日/夏夜/秋夕/冬晨

受困于梅雨季的南方人眼中,四季中最美的时刻。

 

 

懒洋洋的冬眠,尚未完全清醒的恋人送上的早安吻,慵懒惬意的冬日清晨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大雪下了一夜,绵软的白色固体堆到窗子边缘,毫无杂质的白色。冰挂从屋檐边垂下来,闪着冷光。院里的枯枝伸向各处,像是禅绕画的线条,细腻但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庭院看起来像是玻璃球中的盆景,纷纷扬扬的雪花是水晶球里的小亮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和户外的冰冷安静不同,木质小屋内温暖甚至略带杂乱,处处透着生活的气息。尚未叠好的衣服和翻开的书,壁炉里的炭还透着暗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最能给贤温暖之感的,还是躺在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连睡觉都不老实的家伙盯着一头乱糟糟的红毛,没心没肺地大张着嘴。手脚还在不安分的乱动,离开被窝之后又急急忙忙地缩了回去。被子因他的动作漏了风,这家伙就哼哼着伸手把被子掖好,翻个身继续睡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早已迈入大人世界了,看上去还是当年的国小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这样的大辅,贤看多久都不会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纠结了一下,还是决定起来。大辅最近几天都在熬夜工作,不能让他来做早餐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回来,贤的得意料理也只是切片装盘即可的牛肉丼。前有甜点大师一乘寺夫人,后有拉面专家本宫先生,根本不需要动手做饭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辅总能一边得意地说着天才少年也有做不到的事,一边熟稔自然地填补他的空缺,在各种意义上都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发现自己正在发呆时已经过了很久。大辅边揉眼睛边拖着被子向贤扑了过来,大概还喊着早安吻之类的话,因为他充满活力的刺猬头在下一秒猛地凑向贤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幸的是这个过气恋爱轻小说般的神展开并没能继续下去。因为贤在热度差和刺猬毛的夹攻下……打了个大喷嚏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早说嘛,这样我也可以……京她们怎么说的来着?可以男友力MAX地照顾你啦。”大辅一边说着一边在乱糟糟的衣物山里翻找着外套“我说你啊——嚏!”

       贤觉得有点看不下去,但最后的早餐还是大辅做的。贤不由分说地被套上厚厚的家居服和围巾,塞进被炉里。

       “贤怕冷的事情我早就知道啦,国小的时候就是这样,你和小光一样戴着围巾。嗯……那个时候你第一次对我们笑,真不错呐,不过贤体质那么好为什么会怕冷呢,像我就不会…啊——好吧我什么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辅边把面完放在被炉边上边叨叨着,末了拼命掩饰自己要打的喷嚏,同时自然地靠在贤旁边,把手伸进围巾与家居服的缝隙里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受惊时会睁大的明净双眼,在男性中算是白细的皮肤,干燥柔软的嘴唇,贤的一切都很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和这样的贤拥抱亲吻,甚至更进一步接触的自己,是幸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重新燃起的炉火闪着金红色的暖光,冰雪包裹的小屋中弥漫着拉面的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,没有什么时候,能比现在更让人感到安全了吧?

 

      “大辅,我们在二十年,或者五十年以后会怎么样呢?”贤突然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温暖的小屋会不会慢慢被冰雪冷却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了以后……嗯……我一定更擅长做拉面,到时候会给贤做出全日本最棒的拉面吧。还有,大概能看懂贤现在看的书,虽然只是大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贤想抱住大辅,却发现他已经趴在被炉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得出他很疲惫,但是那种可以被称为跳脱的元气感是不会变的。雪停了,云层中透过一束阳光,正好照在他眼皮上。大辅抬起手拂了拂,皱起眉头要往旁边挪,贤伸手挡住阳光,大辅却心满意足似的把手抱住,沉沉睡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也像冬天的阳光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能让这样温柔元气的大辅陪伴的自己,也是幸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贤轻轻在大辅脸颊上留下一个吻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辅在梦里露出傻气的灿烂笑容。


评论(11)
热度(22)

© 葵子喜欢柚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